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                
 

技術       概述

鋁制高音單體:超乎想像的聽覺盛宴。


打擊鐃鈸樂器表面所產生的精巧聲音,只能通過真正線性工作的高音單體方可重現。這要求球頂保持剛性,在工作範圍內如活塞一般。大多數 Bowers & Wilkins 揚聲器配備有合金球頂型高音單體。800 系列中的最新高音單體採用王冠式音圈軸和包銀磁芯,可擴展至超過人類聽覺極限的高音音域,無需設立單獨的超高音單體。普遍認為揚聲器振膜盆或球型頂振動膜最好採用剛性強的材料。原理是如果選用的振動膜能作最佳的活塞,則不會出現崩裂,也不會出現回應時間延遲的現象。正如在生活中,用簡化的方法的確可以解決很多問題,但也並不能說它就是萬能的。

沒有無限剛硬的材料,任何一個作為最佳活塞的振動膜最終都會在某一個頻率停止運作。因為任何再剛硬的材料也會出現低內阻,而一旦出現崩裂,後果則很嚴重。產生的諧振有一種叫做高Q的東西。Q在聲學裡有兩層含義。可以指揚聲器的方向性–Q越高,聲音傳播越窄-這在公眾場合揚聲器規格中運用最多。同時,Q還可以指諧振的銳度–設置一個頻率響應最高峰,銳度越高,單頻周圍調出的諧振就越多。如果是一個電鈴,當施加的一個信號停止後,高Q的諧振會持續很久,對於單體設計這是不太好的,因此,設計師必須確保分頻器能有效地把那些產生諧振的響應區域減低。在實際應用上,分頻器的分類點至少應設置為低於最低振頻率的1½,建議是2個八度以下。剛硬振動膜的另一個潛在問題是方向性-軸外回應與軸內回應的區別有多大。聲音投散的寬度依據聲音波長與振動膜直徑的比率而定。頻率越高,波長越短,聲音束也越窄。聲音投散隨著頻變的溫度變化,會引致坐于遠離“皇帝位”中心點的聽眾,因音樂內容的樂器轉變,而聽到不同的聲音平衡及音響特質。同時還會削弱聲音結像。

 

同時還會削弱聲音結像。嚴重時,樂器的定位也會受頻率變化的影響。那麼設計師要如何避免這些問題呢?將振動膜做得更小既可以增加最低諧振頻率,又可以拓寬投散。但遺憾的是,小振動膜還需要更大的活動衝程,才能達到要求的聲音級別,因此會傾向產生更高的諧波與互調失真。方案就是使用更多驅動單體,這樣每個處理非常窄的頻寬,而輸出可維持於高水準、投散更為平均、失真也會更少。多少個驅動單體才夠呢?針對全音頻段,確實需要至少四個,跟我們的NautilusTM 揚聲器的相同不是巧合,它的所有振動膜都是鋁材,是4路。在我們的其它揚聲器內,鋁材只用於高頻單體和低音單體。如果希望動圈高音單體可以很好地延伸至超聲波區域,則必須使用剛硬材料。在低音部分,剛性材料也更能防止因箱體內部高壓和聲音圈衝力而導致的變形,因此可以呈現最佳動態回應。在中頻,如果用一個驅動單體來照顧更大的頻寬,一種更有彈性及更能有效控制崩裂特性的材料,如Kevlar®依然是更好的選擇。對於兼顧低音/中音的驅動單體,我們要側重中音的要求,因為耳朵對它最敏感。

 

        

 

Sitemap  網站權限   Copyright © 2013 台灣總代理 皇佳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
  主頁 / 認識B&W / 技術 / 鋁制高音單體